MIEA

且容我妄论刀兵

!聊聊江左盟搞事小分队成器的一窝~

!多图

!脑补瞎掰请勿当真

!其实这是一个多此一举的推文


疯魔琅琊榜那阵子把能找到的所有相关科普都过了一遍,衣服的首饰的妆容的陈设的,唯独没见过关于兵器的科普。现在回想起来也一年多了,印象里唯一就新闻提过一句,还是误导性的,说琅琊榜里武官的剑【都是】汉剑。这显然不对好嘛。

那么半桶水的我来写写吧。


琅琊阁遍地宝货,作为趴在江左盟CO-FOUNDER心尖子上的人,长苏身边人置办的行头,特别是保命用的家伙也是可以想见的精制。

看剧的时候真的被平儿凌厉的招式帅呆了,出招时的慢镜头更是给他的佩刀招眼目。

这是剧里的道具刀。


因为太喜欢了,所以专门找来了证件照如下:





是很素的唐刀。

琅琊榜道具组走心啊,冷兵器选的相当有水准!刀的气质非常合平儿那种干脆利落的招式路数,堪用!哪怕光看脸,这把穿着花梨刀鞘的唐刀也不输阵。真正入则朴实无华,出则锋芒毕露!

以平儿的功力,收拾几个乌合之众大概手上有个能用的就行。不挑。

不过既然是匿名的挑战,这当然不会是平儿常用的佩刀。

私以为他的佩刀是唐大刀:









嗯,型制是一样的,最重要的不同就是,这把刀比剧中那支要长两公分。

兵器讲究一寸短一寸险,一寸长一寸强。我想那时飞流还小,蔺晨分身乏术之时是他随侍长苏行走江湖,我希望他能最大限度保护长苏不受伤害。


&【黎纲】

然后是平儿的搭档黎纲。黎纲这个家伙虽然婆妈的不行,但是一心为主。别的不说,就看他每扶宗主必搂腰的那个上心,就得给顿顿加鸡腿。

智商参照系黎舵主的佩剑确实是环首汉剑的制式没错,剧里也给了个特写。


这剑简化了环首,加了些花哨的纹饰。

我感觉黎纲的佩剑应该是这种汉武剑。







汉武剑比普通的汉剑要重一点。

我觉得黎纲的体格用重一点的剑有气势诶,挥起来非常有威压。


&【宫羽】

然后得说说宫羽。小姑娘又乖又懂事,该是很惹怜香惜玉的鸽子偏怜。

她出身杀手家庭,又受长苏之命以弱质女流的形象在妙音坊经营多年,必定也有一身小巧功夫。

她赴金陵埋暗线,临行前蔺晨送她防身腰刀,以备万一。




曲线非常柔美,物似主人形噢。

鎏银鎏金的部分是展翅的蝙蝠。





刀鞘上下正反还有刀身上面加起来一共五只。寓意超级暖心。

我阁主虽爱热闹爱八卦爱漂亮,却非四处留情之人。

平素眼里只看得见长苏的他肯亲自挑选武器相赠异性,鸽子他真的是暖男啊!


&【飞流】

然后是夫妻两个的宝贝疙瘩飞流。飞流的武器是……这个!



噗哈哈哈哈别瞪眼其实这是长苏的茶刀。

长苏眼瞅着蔺晨给身边的人都选了趁手的家伙什,曾经的少将军也手痒啊,吵着要。

蔺晨不肯给。

怕他伤怀是其次。他家长苏身体不好,就坐着都时不时犯晕的主儿,弄个凶器戳身边哪天摆弄时伤了自个儿不是要心疼死他了?

蔺少阁主决定的事情,伶牙俐齿的梅宗主磨破嘴皮说破天也没用。

然后自己又心软啦,从来都是要啥给啥的人设,见不得心肝儿失落呀。看他实在眼馋给他弄了把鱼肠古刀戳茶饼子用。

【什么你嫌小?怎么啦!谁还不是宝宝咋地。过把瘾得了啊。

可是飞流蛮喜欢这个手柄圆乎乎的小刀。


有时候给苏哥哥分完茶,会拿在手里飞一下。

飞流打架不用刀~他拳脚功夫已经太好,他家苏哥哥又决不要他手上沾血,所以许练招式,不给佩刀。

所以对戚猛的刀特别好奇,所以惊奇谢玉私藏的数量。成天拴在长苏身边上文化课根本不给见识这些啊。

所以被鸽子折腾的急眼了就拿苏哥哥的书丢坏人。家教就是除了武器什么都可以做武器呀。


&【长苏】

然后长苏其实也不是一把能用的防身都没。蔺晨离开他身边去南楚之前给了他一把随身小剑。

鸽子说这个拿好了啊不许离身。啥我没说要你防身用啊,是让你睹物思人想我用的!

瞧瞧~



八面小汉剑~嵌着仿相思子的珊瑚红宝~

多么招人喜欢的短剑呀。

可是长苏看着这嵌宝的小剑可来气了,尺寸还比不上蔺晨手里那把扇子不说,他从军多年,家教又严,哪里看得上这么豪奢的兵器。

但是嫌弃归嫌弃,还不是珍而重之的好好收着【五十几集的剧没让外人见过呢


&【蔺晨】

然后终于说到我鸽的佩剑。码这闲篇儿的动力来源于对平儿佩刀的满意+对我鸽佩剑的不服!

先说我阁主拭剑超帅!看多少遍都不厌!


但是非常非常非常不满意剧里的佩剑!

四面剑什么的呵呵一下就算了,

剑身薄得像铁片也懒得说了,

剑体太长不科学也不提了,

锻造明显不过关,纹路清晰可见……跌我琅琊阁少当家的份儿啊简直……

讲道理,好剑必定要有好手感。手感的影响因素,忽略自重,剑柄的握感十分关键,然后剑的重心占相当权重。一支剑的重心越近剑格,挥舞起来就越灵便;反之,剑的击打性就越强。基本的杠杆原理众所周知对不对。

所以在克重不变的情况下,仅就平衡灵便和打击性这两点而言,也绝不能用这种一看重心就不对的道具!

还有说得浅薄一点,我鸽这样的高手使的剑,要剑格干啥啊??BIGE何在!

更别提剧组还在手柄上栓了个累赘啊啊啊就是下图这货你们感受一下我特么简直不能忍


我知道对于剧组而言这把剑已经很上心了,毕竟我鸽出场拢共四十分钟T T

而且演员本身应该也不擅使剑所以为了舞剑的视觉效果把道具做的很轻薄,

我估计这道具也就一斤多点的分量……

唯一的违和大概只有跟主人的身份太不搭调……


但是迷妹的潜能不能小觑。剧作不给力,我还有脑补!

所以综上!我给长苏他家小白鸽!选了一把我中意的佩剑~

喏!







八面龙泉剑,型制美的无敌。

气质是不是很白鸽?素到极致,雅至无言,又灵又美。

这支秋水一样的剑让我屏息,看着看着心里就非常平静。

冰壶秋月的蔺少阁主,唯这把价逾百万收藏级别的剑才不辱没他。

他已经为长苏鞍前马后行过南北千万山,

他何惧为长苏冲冠一怒一剑光寒十四州。

此剑堪为倚仗。

 

长苏作为一个一无所有还背着一身负担的人,能与手持暗网权柄的蔺晨相识相知。

从中可以看出长苏人格的重量【大概黑洞一样重才能俘获一只这样逍遥的鸽子

也能窥见蔺晨灵魂之澄澈。

 

长苏其人,心事浩淼连广宇。

举个栗子,当蔺少阁主兴冲冲开私库给他身边的人选配剑之时,

琅琊阁众会想:哇噻我家少主当真爱妻狂魔,连带头发丝儿一起上天。

江左盟众会想:哇噻我家宗主当真绝世英明,娶个有钱夫人万事不愁。

那他会想什么?他会想何时刀剑不如牛犊价【妈的操心哦……

这是他毕生的理想,但苦逼的是他没福,有生之年也看不到那天。

他看问题的角度是古代高级知识分子特有的博爱和慈悲,好似佛眼相看。

站在这样的人身边会很累,可是蔺晨一直在他身边。

蔺晨其人,洞明世事近乎真知。

他全力襄助长苏功成,绝无可能被大众所知流芳百世,无名无利的买卖他也做得开心。

这样的人其实应当被铭记。


前人有一首相当潇洒的诗简直可话尽鸽子生平。

 

草昧英雄起,讴歌历数归。

风尘三尺剑,社稷一戎衣。

翼亮贞文德,丕承戢武威。

圣图天广大,宗祀日光辉。

陵寝盘空曲,熊罴守翠微。

再窥松柏路,还见五云飞。

 

蔺苏这样的传奇,能够被正史记述的视角,大概就如杜老爷子这首五言。

不论其时风云如何因你变色,被后来人忆起的时候不过这几十字的感叹。

 

但是我蔺苏圈有高人呀。

先,推一首乐府古题《短歌行》,作者 @靖月舞 。

读到以后百爪挠心恨不得转到自己首页。

没事就爬去读,现在已经会背了我会说?

再,推一下武侠单元剧《真感激和你艰难的旅途》,作者 @清修纳言 。

我知道大家估计都在看,不过还是推一下,因为,

之所以会联想到是蔺晨给众人置的行头,阿清宝宝的新更里让长苏跟蔺晨借钱~是为发轫。

ww


注:

五言诗为杜甫的《重经昭陵》,叙事和视角真的超级蔺苏,推!

鸽子那把剑的铸造者,是铸剑大师季劭聪。

文中所有配图仅作交流,请知悉。


 @加兰 


看看概念图就好,这个工艺比较粗糙,不值当入

评论(71)
热度(79)

© MIE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