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EA

江水不深山不重

吃饱了翻翻乐乎好星湖,原来官配竟然如此温暖,前两天看见大手下场作图,我圈终于有了应有的履职待遇嘤


身为GGAD粉最惨的就是,随便的什么路人都可以冲进来戳心戳肺,而粉只能张口结舌的梗着脖子说,喜欢!

我有个小伙伴萌RPS,一贯站冷西皮的我自认为她比我还惨,那真是全靠脑补从来就没有头顶青天过,不开心的时候太多了。

本来我俩压根儿井水不犯河水,问题是她只要不开心了就来我这里找补,每回嘤嘤嘤的来,哈哈哈的走。一看我开始嘤嘤就超嗨森,扭曲的不得了。


就像吃饭的时候说起来最近圈子热了好开心

——你圈GG到底有没有喜欢过AD?

——……喜欢!

——真的喜欢吗?谁会对喜欢的人这样冷漠啊?

——……不、不冷漠的……

——AD疯了一样去迷恋的那个人之所以忍受他两个月,因为他只是慕强啊!

——……!我看你是已经吃饱了?咱们这张桌子可以掀了吗?(╯‵□′)╯︵┻━┻


或者晚上睡得好好的被甩个链接

傻乎乎点开一看是【如果GG再骗AD一次,用什么办法能把AD骗回来】

看到标题就哭了,别骗他了QAQ


。【卧槽写着写着好生气啊,我这就去跟她友尽!!


动物用一个妒意横生的问句和一次不成功的虐杀为GGAD撑直了腰杆:GG对AD不是完全的利用,他也付出了情感。

他会忍不住去问询关于那个人的事情,他在乎!对于曾经少年轻狂所向披靡的他,这种微小的柔软的东西是多么累赘多么无用。可叹GG还是太小了,十六岁啊,爱而不自知的爱。被爱的时候游戏其中,离散之后才发现本心的占有欲那样强烈,才发觉曾经身边有个那样好的伴侣。


决战之后AD再也没有与他见面,即使在GG表露悔意之后也没有。有人说这代表AD已经放下,已经不再爱。罗琳写的太克制了,他爱不爱自由心证,我觉得至少并不完全是因为灰心,因为无法面对。

要AD如何面对?

我也一厢情愿的相信悔意是为利用玷污了那份纯净的爱……但站在AD的角度,或者哪怕任何人自我代入一下,若失去理智不顾一切地爱上一个人,却最终清醒地意识到只是被他利用,有谁能够自信近百年后对方的悔意是给予自己的?他杀了许许多多的人,哪一件他不该忏悔?在最深爱的时候也没有得到过的东西,他凭什么奢望分手多少年之后被给予?何况他们的关系回想起来多么尴尬,有始无终的昙花一现,甚至没有一个真正的分手……他只是被辜负而已,而那么多人被夺去了生命。

无论GG表露的是悔意或是任何东西,AD都不会再回头。自十八岁起他开始清醒的审视那个迷乱疯狂的自己,并且审判自己。他把自己柔软的感情从躯壳中抽离,封闭,埋葬。

多少年后他对哈利说【你不可能比我更轻视我自己】,他对自己……太严苛了。那样的剧变之后,会多伤心啊?他是从怎样的心魔中挣脱出来的?他怎样调整精神上的创伤?我们失眠的时候有百乐眠,他难以入眠的时候怎么办?看看他毕生的伟业,看看他把自己锤炼成了一个什么样的人,简直足够膜拜终生。所以在得知罗琳对AD的情感设定之后,重温AD对哈利的教导变成了最可怕的事情——从哈利一年级入学,到他被西弗勒斯杀死,AD一直教导爱是最伟大的魔法。古老的魔法。

从未得到过却能够保有如此认知,我敬佩这样的AD。

这也是GGAD最迷人的地方。

如果狠狠心拒绝所有重生、AU,拒绝人为粘合的HE,就这样看他们永远的错过。


我是如此的单独而完整

在多少个清晨

我独自冒着冷

去薄霜铺地的林子里

为听鸟语

为盼朝阳

寻泥土里渐次苏醒的花草

但春信不至

春信不至


我是如此的单独而完整

在无数个夜晚

我独自顶着冷风

伫立在老橘树下的桥头

只为听一曲夜莺的哀歌

我倚暖了石栏上的青苔

青苔凉透了我的心坎

但夜莺不来

夜莺不来


人生无物比多情,江水不深山不重。

评论

© MIEA | Powered by LOFTER